您所在位置 > 首页 > 内容浏览 > 正文

【2015年学校读书征文获奖文章】红楼迷梦——浅谈红楼人物
[时间:2016-01-14 18:03:13] [点击:589] [分类:化中有话]


 

月影斑驳,夜风夹杂着初秋的寒意走过,泛黄的书页在灯光下舞蹈。远方的人儿,你是否还记得曾经遥远世界传来的歌谣:开辟鸿蒙,谁为情种?都只为风月情浓……

——迷梦

黛玉·绛珠

落花翩跹踩着优雅的舞步,你倚着花锄立在花下,轻轻的吟唱着属于你自己的诗篇“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……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。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你用锦囊收集那艳骨,用一抔净土把它们随风葬在了天尽头的香丘。你哭。你笑。没有人懂得你的欢乐;没有人懂得你的哀愁。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你对落红尚且怜惜——让它们质本洁来还洁去,自己却甘愿来到这污浊俗世,牵扯进繁尘斗争。

你本是那完美世界三生石畔的绛珠仙子,高洁高傲。你不属于那个姑苏小巷,你也不属于金陵盐监御史的幽深宅院,更不属于那个不属于那个风凄露冷的潇湘馆,你究竟在追求什么?是什么让你踏上这不见底的红尘,只为报神瑛的灌溉之恩?不,不是这样。你既来了,便是有你自己的愿景,有你自己的追求:你追求爱情追求幸福,追求这世界上一切一切动人心魂的美。

所以,你,是特别的,正是因为如此:你才不喜金玉珠宝,你才会在众人劝宝玉追名逐利的时候与他一起畅谈诗词歌赋,你才会在众人于中秋夜宴寻欢作乐之时与湘云对诗吟出“冷月葬花魂”的千古绝唱。

但,那一日,残阳如血,秋风萧瑟。桃花帘内,你空对的是菱花镜中的瘦影,空对的是昏暗的照壁,空对的是画着秋景的屏风,空对的是余晖下的雕栏玉砌。屋外是你宝哥哥的大婚之喜,张灯结彩热闹非凡;屋内寥落萧条,泪水划过你苍白的容颜,落到火红的薛涛笺上。火焰仿佛带着恶魔的诅咒,吞噬的不仅仅是那一张张诗稿,更是彻底融化了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,彻底撕毁了那个入戏太深万劫不复的灵魂。你哭,你大喊着:“宝玉,你好……”好什么?你想说什么宝玉好什么?好狠心?还是好绝情?

于我,只觉得这种执念好可怕。

为什么?为什么此时你也会像世人一样认为婚姻才是爱情,只因为宝玉娶了宝钗,于是你就忘记了,忘记了曾经的曾经,一切的一切?你的不甘与怨恨是不是就这样湮没了过往的美好?彼时,你与他年华正好,在廊下共读西厢,流年似水,你是他的如花美眷,日光迷乱,软玉温香,眉儿浅淡思张敞。多希望命运的齿轮可以停止旋转,让时间就此停留,无忧无虑。亦或是曾经你两人那一夜秋窗风雨,秉烛夜话,你为他写诗他为你作赋,生活淡雅如水却又似美酒般浓醇。

可是于你这一切随着宝玉娶了宝钗便全都消亡了。他爱你,不娶你;你爱他,你怪他。怨念让你含恨而终,苦绛珠魂归离恨天,病神瑛泪洒相思地,未亡人追念潇湘馆,那一颗颗泪分明是一滴滴血,你看到了也应当触目惊心了吧,这样的人生应该是没有遗憾才对吧,即使没有婚姻你也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,即使那个人没能与你相守一生,但是你的离开却让他就此失了心魄。你已经收获这世间一切的美好,这是很多人苦苦追求一生都不及分毫的美好,入戏太深,你早已忘记了你最初的样子,忘记了你本来的愿景与追求,如同掉落泥淖的落花,你踏进这红尘便陷进了红尘万丈,你与世人一样变俗了,爱情被你禁锢婚姻中,你也强行在这之间画上了等号,所以你忘了曾经韶华美好,忘了他对你至死不渝的爱。你,忘了他早已是将心都给了你!你只记得他娶了宝钗,却不知道从始至终每个人都在欺骗他,从始至终他都以为他娶的是你!你只记得你不曾见到他最后一面,离恨天外的绛珠仙子啊,你却忽视他得知真相以后的肝肠寸断!你怨他!你怪他!最后的最后,你只记得:他,负了你!其实你本是故事中最大的赢家,你即使没有与他成婚但你还是他一生的挚爱,你也获得了你一直追求着的美好。但是,你被蒙蔽了双眼,后来的你一心只想着的只有嫁给他,甚至都忽视了生活中的诗情画意,这样的你才是最可悲的,因为你变了,变得庸俗了,你否定了你曾经追求的爱情,你不再以自己的眼光评价世界上的一切是否美好。当你把婚姻和爱情画上等号的时候,就可以看出你已经开始被世人同化了——爱情于你已无关紧要,名分和婚姻成为了你生命的中心。

我不爱你,我不爱这样世俗的你!

我爱你,我爱的是最初不顾世人眼光勇敢去爱,勇敢去追求这个世间的美好的你。现在的我是多么希望再一次看到那个我爱着的你。“风萧萧兮秋气深,美人千里兮独沉吟。”再次唱起你写的歌谣,闭上眼我好像跌进了梦里,这里有我爱的你,不曾改变。这里有你弱柳扶风的身影,风鬟云鬓,笑靥如花。

二奶奶

她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——二奶奶,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付出了一生。

琏二奶奶

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。

你当是故事中最耀眼的女子了吧,华贵艳丽,精明强干,锋芒毕露。你聪明,不然你也成不了这个贾府的管家人;你狠辣不然你也不会:引上贾府第一个人命官司,逼得尤二姐吞生金自逝,你也不可能在各种人命官司中周旋却游刃有余。

那么你之前的人生呢?是学习女红刺绣煮饭沏茶,还是诗词歌赋管家之道,抑或是幽居深宅对花自怜幻想着春闺梦里人?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你丢了你年少时的天真无邪?是嫁给贾琏这个浪子成为琏二奶奶之后吗?你要生存,就必须要学会斗争;你要生存,就必须要懂得心计。你或许也是知道的,你与贾琏并没有多么深厚的爱情基础,于是你想要抓住这个男人你想要在这个时空生存就必须让自己改变,变得可怕,变得面目全非。狠毒,无法避免!

你其实是可怜的,你的人生一开始就是属于家族的,你必须为家族中所有人而活。没有爱情,没有玩乐的闲情,更没有像黛玉一样哭泣的时间。多少双眼睛盯着你,多少人嫉妒你怨恨你,你必须一刻不停的前进,稍有松懈便会地位不保;你必须得到所有人的认可,否则这个家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;你必须赢得一切,否则别人取你而代之之日,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。你是可怜的。从始至终都是可怜的——你有一段人生,却是不属于你自己的人生。

你费尽心机赢得了一切,却输掉了自己。

宝二奶奶

在你的故事中,你是众人眼中的大家闺秀,如水般温润清淡。你不像黛玉妙玉,如茶高雅高贵,却稍显冷傲,阳春白雪,堪和者少之又少。也不像熙凤湘云,像酒性格活泼甚至略显泼辣,光芒四射活的耀眼。有人说你温婉大方,有真正的大家之风,有人说你圆滑老于世故,看似待人随和实则外热内冷,与谁都交好,与谁却都保持着距离。于我,你却是这大观园中最可悲的人。

曾经你是温柔善良的宝姐姐,你送燕窝给黛玉,赎回冬衣给岫烟;曾经你是天真活泼的薛家小姐,为了一只蝶,跑得娇喘细细;曾经你是才华横溢的蘅芜君,“淡浓神会风前影,跳脱秋生腕底香。”“胭脂洗出秋阶影,冰雪招来露砌魂。”随便一句这才情文采便是超过了世间男儿千万里。时光的胶卷被命运拉扯着,太紧变便断了,那一天,你成为他贾宝玉的妻子,明媒正娶,正房正妻,一顶花轿便让你从此与这些身份再无瓜葛,那一天起你只剩下一个身份:宝二奶奶。所有人在那一天编织着同一个谎言,你参与其中虽有不忍,但是想想宝玉,又忍住了,你还是爱他的,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名分一场婚姻,你真的想与这个男人举案齐眉白头到老。这一切于你也是真的可悲,作为宝二奶奶你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,你也嫁进这个家向天下人宣告了你的身份,同时黛玉也离开了,天时地利人和似乎是齐全了,你应该可以与宝玉安度一生了,可是聪明如你也被你自以为的幸福冲昏了头脑,你忘了爱情没有这些所谓的天时地利,不是你嫁了他便爱了,那人只把你当姐姐般敬重,那人许就是天性凉薄,从他说出“饕餮王孙应有泪,富贵公子竟无肠。”之时你便应该知道他是凉薄的,他为她失了心魄,他为她痴狂,终是有他顿悟之时却从此剃度出家青灯古佛了此残生,负了家族中所有人,也负了你一世年华。

亦或许你的生命一开始就是错误的,对宝玉你究竟是爱他而要嫁给他,还是为了嫁给他而爱他?没有人知道,只有你自己知道。你听着金玉良缘之说长大,谁敢保证你对宝玉的爱不是来自这些人的熏染?即使你对他是真心,也只可惜他宝玉只要木石前盟,纵是你山中高士晶莹雪触手可及,他要的还是天尽头的世外仙株寂寞林。爱上他是你的劫难,嫁给他你万劫不复。高鹗或许是为了迎合国人的审美,给了你桂儿,给了你兰桂齐芳,也让本应该就此败落的贾府沐皇恩延世泽,或许在曹先生原本的设想中你会更加凄惨——在破落中艰难度日甚至是死在白茫茫的贾府。这结局究竟应当是什么样子现在的我们也都不得而知了。或许这就是宿命,注定遇到他,嫁给他,为他生为他死,无力改变。悲哀,却也只有听天由命。

 

风。吹起屋檐上的风铃,发出脆响;扰动了昏黄的烛火,斑驳了书影。远方的人儿你是否听到了风吟唱着故事的结局,那是来着遥远世界的叹息:“好似一食尽鸟投林,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”

千古一梦,荡气回肠,梦回红楼。

——梦醒

 

 

2015级应用化学须亚洁

 

地址:(磬苑校区)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 邮政编码:230601